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2.10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2.10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2。10章

  吴小涵走出调教室后,就剩我一个人留在调教室里。

  下体还在传来止不住的疼痛,让我一直牙关紧咬,连脸上的肌肉都酸得不行。
  可是,就这么挨了好一阵子后,吴小涵却并没有回来。

  我想,她可能是有意要让我多煎熬一会儿吧;于是,只好又老老实实等着。
  又过了好一会儿,还是不见吴小涵的影子。

  下身被钉子钉满,我实在疼得不行,已经快要虚脱了。

  于是,我试图叫喊出声,让吴小涵进来解救我。

  只是,我的嘴被堵住,根本喊不出声,只能呜呜地发出沉闷的鼻音。

  我绝望了——吴小涵是假装听不到,还是睡着了呢?

  可穿满我阴茎的钉子还不停刺激着我的神经,令我痛苦难忍。

  难道吴小涵是有意这么残忍,要让我经受一整夜的煎熬吗?

  我试着爬出调教室去找她,可是,我的下体被钉住,根本站不起来;我的手也被钉在桌板上,没法抬起桌子。

  我只好小心翼翼地跪行着,用膝盖一点点轻轻推动着桌子,反复地交替左膝和右膝向前挪动,控制着桌子的方向。

  终于到了调教室的门口,我却傻眼了——桌子太宽,平放着根本无法出调教室的门。

  而把桌子侧倒过来,对我来说是完全不可能的——我的下体和手掌都还在桌子上。

  我只好接受这个可怕的现实——除了在调教室里煎熬一整夜,我别无出路了。
  只是,下体的疼痛让我根本没法睡着,而膝盖跪的时间久了,于是也愈发酸痛。

  我只好试着躺在地上,把钉着我鸡鸡的桌子压在我的身上;这样我才稍微舒服一点,只是,被桌子压着,身体会有些酸疼。

 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大约是先前出汗太多的缘故,我竟没有尿急的感觉。
  我就这样在痛苦中煎熬了一整夜,迷糊了一整夜。

  每次迷糊得终于快要睡着,身体无意间稍稍一动,身上的桌子一歪,就会把我的肉棒拉扯得一阵猛疼,让我睡意全无。

  直到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,我还是没有睡着,吴小涵也还是没有出现。
  直到天已经全亮,阳光已经照进客厅里了,吴小涵依然没有出现。

  有一瞬间,我甚至害怕自己就要这样死在这个调教室里。

  ……

  不知已经到了什么时候,我终于在迷糊中听到客厅里的响动。

  我转头一看,吴小涵还穿着昨晚的那一身衣服和裙子,头发蓬乱地赶过来。
  见她一来,我也赶紧跪正,恢复昨晚的姿势。

  她一进调教室,便连连向我道歉:「对不起,昨晚我睡着了……昨晚真的太累了,又喝多了,本来只想躺一会儿,居然就睡过去了……」

  吴小涵确实是急匆匆起床的,不仅头发蓬乱,甚至还看得到她眼角的眵。
  我想开口告诉她我没事的,可是我的嘴还被堵住,说不出话。

  她听我呜呜叫着,这才解开了我嘴上的胶带,拿出我嘴里的抹布。

  「对不起,对不起,我对你太不负责了,居然让你疼了一整晚。」

  「没事的,小涵学姐,我知道昨晚你累了。我还以为,你是故意要让我熬一整夜呢。」

  「不……我没想折磨你一整夜的…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」

  「好啦,小涵学姐,我真的没有怪你的意思的。不过,你可不可以帮我把钉子拔了啊?」

  她拿过钳子:「那我现在就拔了,好吗?」

  「嗯,谢谢学姐。」

  手上的钉子拔下来时并没有多少痛苦;可拔出我下身的钉子的过程就真是艰难而痛苦了。

  钉子在里面呆了太久,已经和伤口完全黏在一起了,吴小涵用了很大的力气,才勉强把钉子在我的龟头里拖动一点点。

  她手上的钳子捏住第一枚钉子往上拔的时候,那钉子紧紧拉扯着我的龟头一起往上拔;可剩下的钉子还牢牢地把我的龟头钉在桌面上;于是,我的龟头在两股力量的撕扯下,活脱脱要被撕裂开来了。

  我疼得龇牙咧嘴,颤抖着呻吟出来。

  「乖,坚持一下,拔完了就好了。」

  她一边这么安慰着我,一边又狠力往上一拔;终于,我疼得已经满眼泪水的时候,第一枚钉子从我的龟头里被整根拔出了。

  钉子拔出后,倒是并没有太多的血喷出来,可是在我的龟头上留下的那个洞,却大得有点吓人。

  她很快用钳子拔出第二枚钉子、第三枚钉子。

  疼痛的程度丝毫没有减少,我的龟头依然在遭受着一次又一次残忍的撕扯。
  有一瞬间,我简直希望这个龟头不是我的。

  等龟头上的十四枚钉子都被拔完,我只能勉强继续支撑着自己保持清醒,让吴小涵开时拔下我鸡鸡上剩下的钉子。

  拔海绵体里的钉子时,出血的情况严重了不少,每把一枚钉子带来的剧痛,都伴随着涌出的鲜血——毕竟海绵体里的血管比龟头上要密集。

  除了咬紧牙关坚持过去外,我毫无办法;我只能告诉自己,这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,坚持过去,便是解脱。

  终于,那二十六枚沾满鲜血的钉子都被拔出来丢到了地上,我也恢复了自由身。

  我接过吴小涵递上的纱布捂住自己已经血肿到扭曲的下体,终于轻松地向后倒在地上。

  从来没有哪次解脱,来得那么让人感激涕零。

  ……

  我按压了一会儿,血才终于算是止住。

  当我起身去厕所小便时,看到客厅的钟,才知道时间已经是十点半了。
  还好,这天是周六,我不用去实验室,她也不用去上班。

  我刚尿完后,吴小涵也进来:「我也要尿尿噢,你要躺下吗?」

  我赶紧躺下;而吴小涵也脱下她雪白的小内裤,蹲好在我的上方。

  看着她胯下的森林渐渐舒展开,显露出那粉嫩的泉眼来,我忍不住乞求:「小涵学姐,这次……我可以喝了吗?」

  「那……你觉得你配吗?」

  我知道,吴小涵她意在羞辱我——这种问题既然被问出口来,唯一可能的答案就是「不配」。

  但是,眼前那甜蜜的花丛,早已将我的七魂六魄都勾走,夺去了我的理智,逼着我屈服于自己的肉欲,提出了厚颜的抗辩:「可……可我都煎熬了一整夜了……不能给我一点点奖励吗?」

  「怎么了?」吴小涵略带愠色地问:「所以,你是觉得我现在欠你的吗?」
  「没有……没有……」我吓得连连否认。

  「好啦,继续好好表现,以后一定会给你喝的。」

  吴小涵说完,便开始尿了出来。

  那金黄的尿滴先是滴下一两滴,很快便成股流出。

  甘泉从森林深处流淌出,从山谷间飞流直下,从我的脑袋边流走。

  大约因为这是她的晨尿,而她昨晚又喝过啤酒,这尿色似乎比以往都要深不少。

  金色的圣水在空中闪着亮光,而她娇嫩的身体、被体毛微微遮掩的圣穴,和那白色纯棉内裤上浅黄色的污痕——这番美景,让我又一次忍不住勃起了。
  可是,勃起拉伸着我的肉棒,撕扯开了钉子留下的伤口,刚刚止住的血又一次流了出来。

  这羞耻、狼狈而尴尬的情景,被吴小涵见到了。

  「哎哎,你说你都虐成这个样子了,怎么一见到学姐尿尿,还能硬啊?都流血了你还要硬……你对我的尿,究竟是有多饥渴啊?」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我百口莫辩。

  「宁愿流血,你都要勃起——真是猥琐到极点、变态到没救了呢。可惜,就算这样,我的尿也还是没你的份。」

  可是,这样故作轻蔑的羞辱只让我更加性奋。

  说完,她的最后一滴圣水也滴落到了便坑里;她于是侧身起身拿纸准备擦拭。
  身体已经临近高潮的我,忍不住再次乞求吴小涵:「小涵学姐,求求你,让我舔一舔你擦完的纸,可以吗?求求你了……」

  我都不用刻意装作可怜,声音就已经卑微到了极点。

  她于是终于没有再拒绝我,把擦过尿的纸轻轻伸到我嘴边,问我说:「你真的想要?」

  我连连点头,激动得快晃出脑震荡来。

  「伸出舌头。」她冷冷地说。

  我乖乖伸出舌头后,她也果真把厕纸中央的那黄色的晕染贴到了我的舌尖上。
  我的舌尖立刻尝到了一股咸到有些苦涩的气味——原来,这就是女神的圣水的味道呀;确实,这味道给人的第一感觉没那么讨喜。

  可是,这味道却让我勃起得更厉害了。

  「喜欢吗?」吴小涵鄙视地问我。

  「喜欢。」我连连舔舐,贪饕地吸食着厕纸上那属于吴小涵的气息。

  「纸都要被你舔通洞了,别舔了。真是的,还没见过你这么饥渴的贱狗。张嘴吧。」

  她把残余的厕纸塞到我的嘴里:「好好品尝,乖乖吞下去噢,没救的小贱狗。」
  我忙于品尝那厕纸,已经全然不顾矜持,不顾尊严,甚至不顾自己流着血的下体。

  而她起身后,用拖鞋的鞋底不屑地蹭了一下我那血流不止的肉茎:「你鸡鸡都流血流成什么样了,你自己知道吗?哎,我的一滴尿,就能让你贱成这样,那我多给你几滴,你是不是要失血过多直接死了啊?」

  我含住厕纸,兴奋地点点头。

  「别向我表演你的贱样啦,真是的。一会儿自己清理了地上的血,再爬出来。」
  她不再看我一眼,离开了厕所。

  可我丝毫没有觉得难堪或者耻辱——对我来说,能得到女神的一滴圣水,本就是一种荣幸,本就应该这么卑微、这么激动的呀。

  ……

  等我慢慢享用完厕纸,认真清理完地面,爬出厕所的时候,我的身体才微微冷静下来。

  而我实在已经很困,再没有精力和吴小涵玩些什么了。

  此时的吴小涵也温柔下来,注意到了我的困倦,很体贴地让我爬到沙发上去躺着。

  而困倦至极的我,很快便沉沉睡去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